亡灵火

脑洞+甜文
主役【叶翔】
副役【“灵感万岁”】

[叶翔]我预感即将远行(黑暗哨兵叶X哨兵翔)


(三、含魏喻、韩张、林方、王乔)

新兵正式加入的第二天,体检。

能在爱芬克第二围墙做军医的人,一大半是向导,专为哨兵而生的精神力医生,还有一小半是普通人,他们某一感特别发达,比如听觉,可以不借用听诊器直接判断一个人的心跳和血液活性。

霸图小队的军医张新杰今天也来帮忙,他是向导。向导虽然不能在战场上战斗,但是派向导去战场是无可奈何的事,哨兵在战场上精神崩溃的概率太高了,等不到基地向导的救援就会精神图景溃散变成傻子。

昨天新兵欢迎会,轮休的几支小队都参加了,张新杰脖子上还有鲜红的吻痕,白色的医袍内衬衫的领子只能遮住一点。

同为向导的同事调侃道:“新杰,韩上校昨晚几点回去睡?”基地里作风最强硬的上官韩文清,在欢迎会这种适合灌酒的场合,竟然还能准点爬上向导的床。

张新杰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脖子上隐隐作痛的红痕,昨晚某人被灌多了,力道都不克制,对共事的军医转移话题道:“新兵要来了。”

向导同事哼笑一声,转身去调整仪器。

新兵欢迎会后就体检,香艳的痕迹不要太扎眼。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看完一位年轻哨兵肌肉上的青紫,对基地里那群禽兽已经习以为常了。

很多老兵会对新兵下手,虽然不会强迫,但是对新来的哨兵,老兵身上杀戮与强大的气息就是最强烈的荷尔蒙催情剂。

张新杰手上拿着光脑记录信息,内心想着早上从宿舍分别的上官,韩上校当初不也是在他刚加入基地的欢迎会上就把他拐上床。本来以为多正经的一个哨兵,直接让他错过了第二天的体检。向导的素质就是这么弱,让憋了几年的哨兵开荤,对向导来说简直就是虐待。

基地的一夜情就是确立关系的开始,瞧上眼的后辈拉进房间,既是一开始给予引导庇护,也是脱单找个伴。前线没什么娱乐设施,连网络都是封闭的,防止军事机密外泄。一群大龄哨兵大概饿得眼睛都绿了,爱芬克第二围墙也被称为“速配摇篮”,想迅速脱单,来这里就对了。

检查完一个年轻哨兵,张新杰喊道:“下一个。”

孙翔踏着标准的步子走到向导面前,体检的人都只穿了一件白衬衫,方便脱了检查。

张新杰看到一面之缘的新兵,这不是挑衅叶上校的年轻哨兵,早上他还接到叶修的短讯,让他负责一下兴欣队的新哨兵,看到孙翔毫不犹豫地脱下衬衫,大大方方地露出健壮的身体,还有上面充满占有欲的吻痕,张新杰了然地在信息填写的页面打上勾,不就是铁树开花,勾搭上人吗,还怕别的军医看上叶上校的情人。

叶修要是知道霸图小队的军医是这种想法,他就该让张新杰回忆回忆当年韩文清连体检都不让他看上的向导去,补体检还是拖个老军医屈尊检查,那占有欲快糊了他们一脸。

新兵体检后开始分配到各个作战小队进行基础训练,孙翔回才住了一天的宿舍收拾行李,换作训服去兴欣小队专属区域。

爱芬克第二围墙军事基地,一共有二十四支精英作战小队,其下杂牌军数百,二十四支中凭借战功累积,排出八支王牌作战小队,领头的就是叶修的死神作战小队——兴欣。剩下七支王牌小队常有排名更替,主要还是:霸图、轮回、微草、蓝雨、烟雨、虚空、百花这七个老牌作战小队。所谓老牌,也不过是霸占作战小队战功排行榜前八两年以上的小队。

兴欣是新作战小队,人员上配置不齐。但是里面主官叶修,副官苏沐橙都是爱芬克第二围墙的老兵,他们原本小队的名字是嘉世,但在一年前一项作战中几乎全灭,那时候从死亡深渊爬回来的叶修才有了‘死神’的名号。

孙翔的房间就在叶修隔壁,叶修宿舍两边都是空的,兴欣小队的人都不敢往领队宿舍两边住,据说晚上会做噩梦。

哨兵的恢复力很强,昨晚被折腾了整夜,一个上午的体检也让孙翔恢复了活蹦乱跳的活力,在别的哨兵还在被作战小队挑拣的时候,孙翔已经和兴欣坐在一张桌子上吃午饭了。

叶修穿着黑色的作战服,基地配发统一的作战服,训练用的没有轻甲,贴身可以勾勒出肌肉线条,暗银色勾勒出信息传输的线条,监测体温心跳,反馈到植入手腕内的光脑中。

基地餐厅有营养液也有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不是有紧急任务的士兵通常不会选择营养液。叶修拿勺子拌饭,塞了一口进嘴里嚼了嚼。

兴欣小队的话唠担当包荣兴先开口:“老大,你都不介绍一下新人!”兴欣这一队,大半都是野路子哨兵出身,没有进军事学院直接来前线当兵,包荣兴还是佣兵。

孙翔看向叶修,毕竟是小队领队,他也没认识兴欣小队其他人的资料。

叶修指着孙翔,简单介绍道:“孙翔,哨兵。”

敷衍的态度,让一众抬头观察孙翔的人丧气。

“对了,”叶修抬头,腮帮子还鼓着道,“沐橙给孙翔发一份队内人员资料。”朝孙翔道:“我就不一个个给你介绍,自己看资料,熟记。”

包子气得涨成一个气球,“老大你差别对待!”

兴欣队内唯一的向导安文逸道:“包子,看光脑。”苏沐橙给大家群发了孙翔的资料,朝看她的叶修眨眨眼。

脸上带着刀疤的魏琛戳着盘子里的肉排,“一帆和方锐那两小子怎么还没回来!”魏琛原本是学院派哨兵,一开始是蓝雨战队的创始人,但因为一次事故离开基地混佣兵去了,被叶修挖了回来。

队里存在感降低的莫凡表情冷淡地揭穿了事实:“早上碰到喻上校送你回来,有什么合作任务要谈?”

苏沐橙捂住嘴笑嘻嘻地看着老魏涨红的脸。

叶修把盘子里的苦菜挑出来叉成一撮,喂到孙翔嘴边,得到一个皱眉后,孙翔张开口咬下。

包子张大嘴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叶修可不想被看热闹,转而像是给孙翔解释一般,提起未到场的两位,“乔一帆原来微草调职过来,不过是微草主官王上校的情人,方锐他老公在霸图,昨晚约会去,今天看样子也没爬得起来,还有一个妹子唐柔昨天训练到半夜,沐橙你等会送营养液过去,告诉小唐别太拼。”

苏沐橙乖巧地点头。

埋头处理数据的罗辑这才抬头,朝孙翔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罗辑,队里专门负责修理武器装备,你对武器有什么要求可以找我。”

孙翔点点头,“孙翔。”

魏琛打量新来的年轻哨兵有点冷,但是看到叶修不经意贴近的手臂,刚没看到叶修投喂的动作也猜到两人之间的猫腻,不屑地哼了一声。

从远处吵闹地走来的蓝雨小队上官和副官捧着盘子过来,叶修抬头招呼:“哟,喻上校,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喻文州如沐春风地笑,身边的副官黄少天小声道:“要不是魏老大不肯回来,谁高兴搭理你们。”

喻文州道:“兴欣今年招进新人了,我过来看看。”

从喻文州开始说话,背对着他的魏琛就没动过食物,心里尴尬。

喻文州表面上和兴欣领队客套,实际上一直关注着魏琛的反应。他们之间的关系,说复杂也不复杂,说简单,有哪一对哨兵会轻易变更上下的位置。喻文州从年龄上就比魏琛小,魏琛做到上校位置独自领队的时候,他还是个新入基地的新兵,身体素质不是最好的,战略作战纸上谈兵,但是新兵欢迎会上风头最盛的王牌作战队的上官挑中了他,那次魏琛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他现在还记得:“看你清清秀秀跑前线找强壮的哨兵么,你瞧我怎么样。”

在新兵欢迎会上被拉入魏琛男性荷尔蒙爆棚的胸膛,喻文州当即软了腿,被一圈起哄的人吹口哨。而当魏琛一声不吭退役,离开基地,数年后才回来,同样的夜晚同样两个人,像野兽一样在床上撕扯,喻文州想问他的话一直没吐露出口:我现在够强吗,你愿意做我的哨兵么。

喻文州和他老情人的暗潮叶修掀了掀眼皮,他组队还真就没关心过队员情感的问题,别说队里有微草、霸图和蓝雨的另一半哨兵,就算是绑定了向导,叶修也能保证死神小队的战力,黑色死神不是说着玩玩的。

叶修敲敲餐盘,对苏沐橙说:“给霸图微草两位队长发个信,可以放我们兴欣的队员回来了,下午还训练呢。”

不提微草作战小队的王上校接到催人的短讯,怎么黑了脸,乔一帆和方锐下午准时到岗。

军事作战,对象虫族,作战方式:机械运动战、突入短兵作战、潜入爆破战、地形战,每一支作战小队都有独立完成任何一项作战的能力,其中运用机甲作战的运动战,需要每一位队员熟知操作命令,而突入短兵作战则是完全凸显哨兵单兵作战能力和肉搏素质,潜入爆破和地形战主要靠队长指挥。

下午训练的第一项是简单的身体素质,不用武器打一架。例如,孙翔单挑兴欣一群。昨天叶修和孙翔的1V1已经有了胜负,孙翔对其他人的实力更感兴趣。

活泼的包荣兴先被邀战,莫凡看起来没什么斗志,罗辑是个技术人员,安文逸是向导好意思打向导吗?魏琛看上去太老,孙翔觉得有欺负‘老人’的嫌疑,乔一帆和方锐两个看起来没包子活跃,唐柔和苏沐橙都是女哨兵。

包荣兴摩拳擦掌,就像揍一顿新人,好告诉他谁才是老大,站到中央场地,和孙翔面对面。

这是一间独立的训练室,训练设备清空的宽阔场地上,只有冰冷的银色金属地面,墙上最多多了一条条感应灯光道。

包荣兴活动手脚热身,统一的黑色作战服,脑后绑着一束金色的马尾,两人还都是金发,但是孙翔的发色更深一点,但比围观的苏沐橙的发色要浅。

包荣兴放话道:“我来了!”极快地闪现上前,一圈砸向孙翔的右眼,快准猛,三字要诀一字不落。

孙翔矮身一躲,出拳攻向包荣兴的腹部,被反应迅速的包子抬头一挡。力道十足的拳头砸上包荣兴的掌心。

包荣兴握上拳手一扭,另一个拳头已经亲上他的左眼把人打了出去,包荣兴快速地捂了一下眼睛:“擦,打我眼睛!”就这一下眼睛就乌青了,好好一张帅脸就毁了。

孙翔没放过包荣兴,抓住机会一脚踹过去,还是腹部,包荣兴双手抓住孙翔的脚狠力一扭,一定要把人卸掉一肢。

孙翔在空中一扭身,手撑地一回旋踢,包子捂着肚子哀叫一声:“你踹我肚子!”

废话真多,还没人认输,孙翔一点没体谅接连受创的包子,起身出拳砸上包子的鼻梁。

边上围观的魏琛凑到叶修身边给包子配音,“唉哟,打的真惨。”

叶修:“包子废话太多。”

苏沐橙:“包子不适合正面作战,他本来玩的就是打不过就跑的流氓战术。”

看了孙翔打的热血沸腾,唐柔战意满满。叶修看到了想上场的唐柔,捏捏手指,“小唐,你去换下包子。”

“好。”唐柔说完往前一步冲入战局,一把把包子拉了出来,包子摔了个狗啃泥,道:“就不能温柔点!”

摔倒叶修脚边,叶修蹲下拍拍包子的脸:“就你还想别人对你温柔点,练好了近身格斗等下辈子吧!”

换了个对手,孙翔战意正酣,出拳的威力不减反增,唐柔接的手腕一震,并不像包子一样企图反制,而是柔身上前,肩膀贴上孙翔的胸口,一掌给人推了出去。

女性哨兵对比男性哨兵也有天然的体力差距,但是女性的柔软灵活,也是硬邦邦的男性哨兵缺少的,补充一点,这招还是叶修教的,黑色死神什么都会。

孙翔掸掸胸口,感受到胸膛的阵痛,微微勾起嘴角:“有意思。”

唐柔如同灵蛇一般游走在孙翔攻击的路线上,孙翔打空了两三次就摸到了唐柔的套路,一点不客气地一拳打中对方的肚子,痛的唐柔下意识弓起背,孙翔抬肘屈膝两面夹击,接二连三给腹部重创。

叶修眼中有一丝满意,苏沐橙评价道:“新人素质很猛,叶上校你哪找来的?”

叶修谦虚道:“他也就能和包子小唐这样的半新不旧的人打打,换上老兵照样跪。”

魏琛:“能压过大半老兵的格斗素养,你还想怎么样?”

叶修对莫凡和罗辑说:“你们两个一起上,小唐不行了。”

莫凡和罗辑,一个冰冷一个文气,上前一步,往孙翔冲去。

魏琛:“欸,你怎么不上?”

苏沐橙:“叶哥昨天才打赢过,今天去打击人自信了。”

魏琛想摸着下巴的胡子,摸到光滑一片,后知后觉想起早上被某人刮掉的胡茬,有点不爽地道:“老夫再年轻几岁,就上场和小伙子玩玩。”

叶修嗤笑:“别往脸上贴金,就你远攻的炮塔,放到你还在蓝雨那会,也不是孙翔正面的对手。”

就这一会儿,场上的胜负已经分明。孙翔作战服下面的伤看不到,脸上倒是光鲜亮丽,像是全胜的模样,他的对手除了唐柔,莫凡、罗辑和包子脸上都带了点颜色。

乔一帆那小身板,叶修没放他去,打花脸被微草作战主官找麻烦,多费事。方锐暗自揉着腰,掂量今天战力不足,也没冲上去。






评论 ( 11 )
热度 ( 79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