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主役【叶翔】
副役【“灵感万岁”】

[叶翔]我预感即将远行(黑暗哨兵叶X哨兵翔)

(一)

爱芬克第二围墙,居住着黑发的死神,双黑的哨兵,不需要向导,从未混乱的精神图景,像是神一般站在抵抗虫族的第一道防线,一手背负着爱芬克战矛,一手扶着爪痕斑驳的古树,夜色是死神的衣服,贴合着黑色死神的身躯,淡色的语气陈述前方基地里的吵闹,道:“又有新人加入了。”

没有人回答他,悉悉索索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夜色中除了双黑死神,还有一双双血红色的双眼亮起,那是躁动不安又恐惧着同族血液的虫。

双黑死神回头一笑,背负在手的爱芬克战矛滴落下粘稠的血液,散发着属于虫的哀嚎,它刚刚用来屠杀了一只或者数不清的虫,黑发死神身上带着对虫的死亡气息,让它们不敢妄动。

然而,在古树身后丛林里的虫,都是最低级的虫,他们追逐本能,渴望人类的鲜血,对它们用死亡的威吓就只有那一瞬间的效果。

黑发死神转身,踩上树根凸出泥土的拱形树根,“啪”清脆的踩碎声,预示着新一轮的战斗开始!飞溅的虫血和吱吱的虫鸣,预示着一边倒的战况。

一只巨大的蛇影从林间穿行而来,像是游走在狩猎场的猎人,巨大的蛇尾拍断虫坚硬的背甲,挑起像是坦克体型的虫,从空中落入蛇腹,蛮荒的进食图景,只有挥舞着爱芬克战矛的男人能欣赏。

此时,夜色下不改灯火嘹亮的基地,像是在一座巨大的庄园围墙的包裹中,一层层蛋糕似的建筑,在顶端的降落平台上,一批新哨兵从后方输送到战线。

带着学院派的干净,青春和朝气的哨兵们,一个个摩拳擦掌,渴望在这片土地建功立业,却不知在最前线的丛林里,生活着多少只数不清的虫,一旦他们轻率地越过爱芬克第二围墙,蜂拥而来的虫就将疯狂地渴望他们的血肉,将他们啃食殆尽。

他们中像是领头的年轻哨兵有一头桀骜闪亮的金发,双蓝的瞳色并不代表他的血统,只有从名字里可以确认他是古地球东方的遗族。

古地球在千年前毁灭,人族分散到各个星系,又因为共同的人形重新聚集到一片星域,建立了爱芬克联邦,爱芬克在宇宙语里就是“地球”的意思。

这片星域,原本只有人类一支生命体,后来能在宇宙旅行的母虫来到了这里,开始大量繁衍,并且狩猎人类,人类在这里繁衍,也开始变异,拥有了哨兵,向导,普通人的分别。

哨兵善战,五感加强,精神力强大,是对抗虫的主力军。

向导善长精神力的治愈,可以安抚暴动的哨兵,和哨兵互补,被誉为“钥匙”,但是出现的人数极少,身体脆弱,无法上战场。

普通人比向导身体素质强,但是无法对抗虫族。随着哨兵的慢慢出现,所谓的普通人变成了五感不全,某一中特别强大的残缺哨兵。

爱芬克第一围墙就是哨兵建立起来的军事堡垒,在和母虫降落的最前线,清扫一切妄图伸爪进入人类地盘的虫。

金发蓝眼的年轻哨兵心心念念着前线有黑色死神之名的最强哨兵,抓住接机的中尉就问:“死神在哪?”

中尉是负责安排这次新血入驻的士官,在新人来之前已经背熟了新人的名字,对上明显的外貌后,安抚道:“孙翔少尉,叶上校明天会检阅你们,不必心急。”爱芬克第二围墙死神的名声传出来后,被大后方用来当年轻哨兵的榜样,有新兵一上前线就想见识死神的威名,中尉当初也和他们一样,可以谅解。

孙翔得知能见到死神的准确消息,大方地道谢,不再纠缠中尉,既然明天就能见到,让他看看大名鼎鼎的死神到底是不是名不虚传,如果不是,那就让他继承这个名号,他一定会成为爱芬克第二围墙新的首席哨兵。蓝灰色如同孤狼的眸子里爆射出摄人的精光,预示着不甘平凡的野心。

晚上回来的黑色死神,一身虫子的血,在检测门那碰响了警报,一队拿着激光枪的士兵从附近巡逻的地方跑过来,闹得以为是基地敌袭。

“叶上校!”叫破煞神的是守门的士兵。

叶修抬手打了个招呼,“晚上好,能不能关了警报,我身上都是虫血。”

守门的士兵敬了个礼,按下清洁按钮,喷洒净化喷雾,叶修包裹进白色的雾气中,检测门终于解除了警报。

叶修道谢后,等也不等就走了。再等片刻,基地守卫官就得找他麻烦了,私自外出狩猎虫族是很危险的事。

逃的了守卫官,叶修的副官苏沐橙守在他宿舍的门口,金属的银白色走廊,坐在门口的女哨兵还拿着光脑替主官处理事务,鎏金发色的副官抬头见等候多时的人回来,不客气地指责道:“您还知道回来?我在这里等你三个小时,以为您已经决定和睡在虫巢,和虫族渡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生气了,叶修暗道,只有这时候沐橙才会用敬称,他微微一笑,并不在意副官的质问:“苏副官,明天的行程。”

苏沐橙被叶修不要脸的以势压人,气笑了,露出甜美的笑容道:“明天新兵训话,请叶上校务必到场,稿子已经发到您ID了,新兵名单请您尽快熟记,没事的话,属下先回去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亮丽的金发在空中甩起一个弧度,被两缕耳侧缠起的辫子牢牢压在脑后,生气也这么漂亮,叶修暗想。

一声气压声,自动移门开启,叶修进门把战矛放进武器柜,里面自动消毒保养,像是橱窗展示一般,将爱芬克之矛竖立在那,象征着荣誉和战火。

叶修身上贴身的黑色内甲随着几个关节初的护甲卸下后,被强硬地撕扯下扔进回收桶里,打开浴室的喷头,享受水的冲击,结实的双臂撑在墙壁上,仰头闭着眼冲洗身上的痕迹。

拿着吸水毛巾随便搭在头上,叶修围了一条浴巾就坐上单人床,开始浏览光脑上的信息。星际年代,行兵打仗就算是上校,所拥有的宿舍也不过是一间单独的卧室配带一个浴室,卧室里一张单人床,连窗户都是小小的一个圈,像是船舱一般,一个双人沙发,隔着床只有两步的距离,就放在进门的地方,寒酸之极。

看了一眼多达三百的新兵资料,叶修只着重看了前十名的资料,这还是他看多了。新兵就是前线的炮灰,一百个里面活下来一个就算好的了,虽说死亡率不高,致残率倒是百分百。

哨兵在后方定期会去向导所进行精神梳理,确保精神图景的稳定。到了前线,向导倒是有,但是不会跟着上战场,在与虫族的作战中五感使用过猛,引发精神图景混乱或者崩溃的哨兵经常出现,要么忍到回基地接受向导疏导,要么死在战场上,或者被虫族先啃掉四肢,在战场上克制精神图景溃散,是新兵的一道坎。

叶修看到这批哨兵中最优秀的一个,金发蓝眼,加上桀骜不驯的眼神,“又是一个刺头。”军队里凭实力说话,年年新来的哨兵都会挑战新兵训话的军官,都成惯例了,不巧,自从叶修升到校级年年都是他。

“希望能撑久一点,可别哭鼻子。”叶修不客气地点点蓝色浮光屏幕上新兵首席的照片。








————————————
我真的预感我快远“行”(灵魂出窍地飞走),最近都没什么动力。
然而有小可爱竟然有勇气来私信我点文,因为我一般没有百粉千粉点文的传统(一向任性),有点小开心。
那我就再写一篇哨向世界的,ABO我开不了叶翔的车,作者喜欢强势的孙翔,就算弱势也不想自己写一个O翔,看其他太太的还是挺爽的!(不这都不是理由,理由是我还是个纯洁的孩子!ABO太H了。)
哨向我上次有没有开车?开了么,没开吗?这次开,开一车库怎么样?开玩笑的,会被关小黑屋吧……

哨向世界,不写向导。写黑暗哨兵和哨兵,向导真的感觉不适合上战场,偏偏两位都是闪耀在战场的人物,上一篇我就是坑了自己,死活想不下去向导孙翔该怎么在战场生存,然后终结在标记上。
向导上战场,角色定位就和哨兵重合了,写不出区别。
这篇尝试写师徒梗,一个黑暗哨兵领着一个哨兵怎么脱离绑定奶妈,想想好刺激!

评论 ( 15 )
热度 ( 71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