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主役【叶翔】
副役【“灵感万岁”】

[叶翔]我家翔翔食谱不太对(七)

 

虽然答应了叶修的一年之约,但是孙翔还是没让人进静室一步。看见屋子的拉门拉开又合上,孙翔从屏风后绕进金色的池子处,孙哲平静心守神的状态才被打破,因为听说弟弟和某个奸商本质的蟲师打了赌,孙哲平差点没脚下一滑,淹死在光河里。

 

孙哲平摸了一把不存在水这种东西的脸,把自己从光河里捞出来实在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因为如果要明确给光河定个形态,那都是一只只‘蟲’!孙翔平平淡淡地下到池子里像是把这个赌约扔到了脑后,孙哲平盯着孙翔的脸,想从中看出一丝,弟弟看上个要钱没钱要房没房居无定所的蟲师的迹象,很可惜,他失败了。

 

孙哲平痛心疾首地背对着孙翔捶着池边的地板,孙翔奇怪地看他大哥背身咕哝着什么,大哥想张佳乐了?孙翔数了一下日子,误会道:“大哥,乐乐还有几天就来了,你想他可以送信让人快点启程。”

 

孙哲平一巴掌盖住脸,“不,不是……”好吧,他确实有点想,他还是先去写个信,弟弟放一会儿也不会被狼叼走的,反正都在他眼皮子底下看着。

 

孙翔独占了一个池子,跟叶修那个双黑的蟲师聊天真费劲,合上眼准备‘休息’一会儿。再睁开的时候,孙翔感觉光河整个都在排斥他,让他呆在里面就如同呆在黏腻的浆糊里,给他不同以往的排斥感。光河净化一事,事关国运,孙翔也不敢轻视,从池子里起身,急忙去书房翻看历代的宗卷。

 

叶修一觉到天亮,竟然少见地在用早餐的时候看到了坐着乖乖吃饭的孙翔。不过,小少爷眼底淡淡的青灰色,显示出糟糕的睡眠状态,叶修敏锐地察觉到一定有事发生,但他不好直言,便委婉地打了个招呼:“哟,难得见你这么早出门。”

 

孙翔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食不知味地喝着碗里的稀粥。昨夜他看了一晚上历代‘光之子’的记录,只看完五六卷,撇去繁杂的祭祀和见闻,极少数夹杂在只言片语中关于光脉流的变动,俱没有提及身处其中的人感觉到异变的状况,等会等大哥来还是让他一起再去试试。

 

叶修喝了一碗白粥配咸菜,看到孙翔半碗白粥都没吃完,像是不经意开口问道:“光河出问题了?”

 

孙翔警觉地拉回神游的心思,“怎么说。”

 

叶修:“你以前都不出来吃早饭,今天怎么有空,还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孙翔对上叶修认真的眼神,“没事,我会解决掉的。”他也不吃了,放下碗筷,擦了擦手,往孙哲平的屋子走去。

 

孙哲平起的比两人都早,吃过早饭过去换班,在静室里扑了个空,疑问地去孙翔唯几会呆在那的房间找去,终于在摊满一地散落宗卷的房间看到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弟弟,拍拍人的脸叫醒他,得知了光脉流的异状,让他先去吃早点,这里他继续。

 

大概是大哥冷静的样子给了孙翔信服,他乖乖去用餐的地方吃早饭去了,以往他睡在静室的池子里,错过早点不吃是很平常的事,光脉流里反馈回来的能量足够他健健康康地活着。因此,孙哲平很反对孙翔不过正常人的生活,总是一天到晚呆在光河里。

 

孙翔找大哥想再去静室里看看,叶修又坐到了他惯常发呆的地方,中庭和静室相对的房间的外廊上,他看到孙翔和孙哲平都是一副凝重的表情,预感成真,光河果真出问题了,叶修眯着眼,用手挡住一点竹叶间射下来的光斑,仰头可以看见院子圈起来的天空还能看得见远山的山头。光河是光脉流的一部分,常年因为人祸迁徙的光脉流并不是平静的一潭死水,连带着光河也会产生影响。他还没成为蟲师,只是个离家的少年的时候,就经历过一次光脉流的迁徙。

 

那是一座可以称为繁茂的大山,光脉流供养了这里,形成瀑布和瀑布下潭水里居住的‘山老爷’,光脉流会选择守护大山的主人,这位主人可能是一条鲶鱼,也可能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的头上都会长出一种‘草’,可以称之为‘山之冠’。

 

那座山的主人是一条生活在瀑布下潭水里的大鲶鱼,草冠长在它的头顶,在岸边看见它还会错认为是一团水草顶在鲶鱼的头上。那座山繁茂的生机被一个人类的家族守护着,拒绝了将山上的瀑布引流出去,灌溉山下村民的田地,保持了大山的生机。

 

但是人类的寿命是有限的,守护的期限也很快到了,那个家族无法再守护下去的时候,山下的村民将山上的水引到了田里去灌溉,去获取庄稼的生长,然后大山的平衡被破坏,光脉流本能地离开了这座大山,迁徙到其他地方去了。

 

瀑布下的‘山老爷’,那只大鲶鱼变成了真正的鲶鱼,‘山之冠’脱落,座山的生机灭绝,人对大山的索取逼走了富裕的馈赠,从那以后出声的孩子,体弱不堪,失去了‘山’的庇护。

 

叶修回忆起光脉流迁徙后的那座山,元气大伤。同样,逼得只有生存本能的光脉流迁徙,正是光脉流自身也受到了损伤,否则它不会‘逃走’。如果静室里有光河的一部分,那么影响它产生异状的光脉流,大概又不知在何方开始了迁徙的‘逃亡’。

 

对面的静室突然被猛地拉开,孙哲平严肃着脸脱离般半跪在地上,朝发呆的叶修喊道:“蟲师,过来帮帮忙!”

 

叶修一惊,从外廊上跳起来,穿过中庭,伸手扶起孙哲平,“发生什么?”

 

孙哲平回头往屏风之隔的屋内看去:“先别管我,去里面把孙翔拉出来!”

 

叶修闻言,放下了孙哲平,绕过屏风,看到里面呈现金色触手状的光河拉扯着紧紧扒拉着地板的孙翔,像是想把人拉进光河里吞噬的架势,看得叶修头皮发麻。

 

不知道管不管用,叶修用随身携带的‘驱虫香’直接点燃按进了金色光河伸出的触手上。果然,像是被烫到一般,那段被按进特质木香的触手不甘不愿地缩了回去。以此做法,叶修将孙翔从光河里解放出来,孙翔此刻半身裸露只在腰间围着衣物的狼狈姿态,勉强看叶修一眼,直接昏倒在叶修的臂弯里。

 

叶修穿着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短袖衬衫和长裤,没有袖子遮挡的长臂直接和孙翔袒露的背部肌肤相贴,有过电的触感传达上后脑神经。不过,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麻烦的屋子,叶修另一只手臂穿过孙翔的腿弯带人出去。

 

 

 

————————————

想想越来越长,填不了坑的字数,突如其来的灵感让我奋笔疾书了一回,嗯,加油在三章内搞定它……啊啊啊啊啊,我蟲师都看完了,还不让我完结,开坑一时爽,完结火葬场。

评论 ( 2 )
热度 ( 61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