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主役【叶翔】
副役【“灵感万岁”】

[叶翔]我家翔翔食谱不太对(六)

 

说到为什么要帮叶修一个借宿的蟲师解决蟲和怨气的事,有在深山里‘修行’的重要龙脉守护人的凡人止步之地,一般人连山都进不了。光脉流的主流所在的山脉,是普通人的死亡之地,也是一般蟲师的禁地。叶修刚开始进入这座山,就是凭借自己超出一般蟲师的资质,等到他第二次进山,孙家两兄弟已经把人上下三代都调查清楚了。看在叶之氏族是世代守护京都的大将的份上,和龙脉相互依存的孙家两兄弟愿意帮他一把。

 

蟲师不仅是个‘体力活’,也颇耗费心力。所以,叶修固定时间会找个地方休息一段日子。蟲师吸引蟲的体质,让他不能在人群聚集的村落久呆,叶修以往都是住在深山里,一边与蟲为伴,一边整理路上收集来的所见所闻。时间久了,不免有些无聊,那时候就是叶修再次背上药箱四处云游的日子。

 

孙翔呆在静室里,闭上眼冷冷淡淡地坐在光河里,张佳乐都会说他,活得不像是个人。他大哥原本不需要上山陪他一起净化光河,一代只需一位‘光之子’。原本孙哲平就是以家主的教育养大的,但是等到孙翔成年的时候,还是毅然决定和兄弟一起进山,他怕孙翔和历代‘光之子’一样,因为过度沉溺光河,早早失去人的感情,从人变成‘蟲’。

 

蟲的力量千奇百怪,光河里汇聚着所有蟲的起源和归宿。在山里的蟲们,还会举办蟲宴邀请人类参加,喝了蟲宴上的‘光酒’,人就会脱离人的生命束缚,变成‘蟲’一样不老不死的存在。在漫长的蟲生里,这样的‘人’会消磨掉自己身为人的存在感,渐渐和只有本能的蟲一般‘活着’。

 

‘光酒’产自光河,光河在光脉流上静静流淌。虽说光河是地脉中的一道河流,和天上的银河相对应,但构成光河的不是水,是金色的带有双翅的蟲,它们像是形态像是远空中的成群结队的大雁。如果要问光河里的人净化它是一种什么感觉,你大概可以想象就同在一道缓缓流淌的星河里竖起一道水膜,一粒粒石子穿过水膜,从带有黑色斑点的玉石变成纯粹的通透之玉。那道水膜就是灵魂的显现,如果单纯只是净化,灵魂织出的的滤网应该十脆弱,但是‘光之子’的体质有着修习阴阳术的最纯粹的灵体,它可以‘化怨’。在光河中‘化怨’反而可以强大灵体的力量,代代‘光之子’在光河中修行,到了京都龙脉遭受阴界怨气入侵的时候,会用修行的力量封印阴界通道。

 

这天,叶修又来到了深山中两兄弟的修行之所。

 

“梆梆梆”松松握着拳的手指节骨敲了敲幽闭的大门。

 

“来了。”苍老的声音徐徐从深处传出,门上响动,眼角落着鱼尾纹的阿婆打开了木门的门栓,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只浑浊的眼睛看到熟悉的青年人打招呼的笑脸,寂寥的脸上也感染了一分笑意,“您又来了。”

 

背着小人高箱子的蟲师,双黑的容貌依旧健气十足,朝老人家打了个招呼:“您好啊!”

 

阿婆让出了身位,将人请进了院子。双黑的蟲师背着药箱伫立在门内回忆院内熟悉的景物,阿婆将打开的门又重新栓上,像是偶尔向人世打开的僻静之所,小心地打开了一条缝,让俗世的一丝烟火气吹进来,马上又锁上了通道。

 

穿着朴素的和服,大大的背枕缠在腰上,老管家将客人引进主人的会客室,跪坐在房间外的木地板上,“客人,请你稍等。”起身,去通传主人家。

 

“磕噔”笨重的药箱被蟲师放到了一边,自己随意地坐在方形的坐垫上,双黑的蟲师想着,不知道小少爷会不会来接待他。

 

被双黑的蟲师惦记的人,此刻正拉上一边肩膀上的衣襟,一边目光寻找着自己的衣带,“大哥,你就不能出去接一下?”孙哲平前脚踏进静室,客人后脚就敲响了屋外的大门,浸在屋子的光池里,孙翔裸着背趴在池边的木板上,催大哥去见客。孙哲平脑中过滤了一遍可能来拜访的客人,想到某个不死心的蟲师,嫌弃地自顾自脱了外衫进入光河,让弟弟去。

 

孙哲平:“那个男人要见的人不是我,你上去。”

 

孙翔瞪了他大哥一眼,麻烦得要死地穿好衣服,一步一步挪到会客室去。动作看似不耐烦地拉开会客室的纸门,孙翔在拉开门的一瞬间恢复平淡礼貌的表情,里面的人先看到了他,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迎接笑容,“哟,小少爷这么客气。”

 

孙翔坐到捧着土陶茶杯的蟲师的对面,无视了刚才听见男人招呼一瞬间表情的破功,“你来干什么,上次的问题难不成还有后遗症吗?”

 

上次叶修吸收了‘常暗’,孙家大哥和阴阳师帮叶修化解了其中的怨气,助蟲师体内的‘银蛊’和‘常暗’形成阴阳平衡。叶修在孙家两兄弟的住处又叨扰了半个月,才被催着踏上履行蟲师职责的旅行。

 

离上一次叶修住宿的日子又过去了半年之久,但是对孙翔来说,深山里的静谧,更显得时间流逝是毫无意义的,对双黑的蟲师来说,游历村落和田野间的旅行生活,经历过一个个包含人情冷暖的故事,好像是游过了半生好不容易上岸,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小少爷。而对孙翔来说,他就是在光河中沉沉浮浮,睡了几觉,睁眼的时候又看见了熟悉的让他想打脸的笑容。

 

双黑的蟲师直言不讳地说出了内心的想法:“后遗症当然有。”看到孙翔瞬间怀疑的眼神,你竟敢质疑我大哥和‘大嫂’的能力。叶修后半句解释才姗姗来迟:“不过是第一次来这见到小少爷就留下的。”

 

孙翔:“哼。”算你说了句恭维的话,不跟你计较。

 

老管家将孙翔的茶端上,孙翔摸了摸杯壁,小心翼翼地像是怕被烫到。从某种意义上说,脱离了五谷的小少爷,于饮食之道上就像只幼猫,伸出爪子探了探温度才敢浅浅舔一口。欣赏小少爷稚气的举动,叶修轻轻的笑一直没淡下。

 

孙翔喝了一口微苦的茶水,微微皱起眉,问道:“你这次想住多久。”

 

叶修单手从上方两指拎着土陶杯,放到托盘上,一手撑在背后的榻榻米上,仰头看一尘不染的天花板,连‘蟲’也没有的屋子,世上也只有这里了,“我说想就一直住下来,小少爷你收留我吗?”叶修后仰着歪头看向小少爷,期待孙翔的反应。

 

孙翔愣了一下,对上叶修闲适的模样,“又不多你一口饭吃,你想住就住,不过你要住下来得先问问我大哥同不同意。”

 

叶修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土陶杯的杯口,孙翔的视线不自觉被吸引到他的小动作上,“这种事,小少爷你都不能做主吗?”

 

孙翔像是视线被蛰了一口,猛然收回注意,望进叶修一潭泉水似的眼睛里:“反正你都知道这里是光脉主流,你不怕死,自然可以住。”

 

光脉主流散发着勃勃的生气,对讲究阴阳平衡的养生之道来说,过强过弱的生气,也就是阳气,对人都不好。

 

叶修抿唇笑道:“我还能不知道你们房子里布下了隔绝生气的阵法,呆在里面比任何地方都安全。”

 

孙翔:“话是这么说的吗?如果你不在山上乱跑,自然没事,但是像你们蟲师习惯四处溜达的人,在一座屋子里呆得住吗。”

 

叶修:“这你就小瞧人了吧,打个赌呗,给吃的给喝的,小少爷你看着我也行,如果一年之内我离开这座屋子,我给你当牛做马交了一年的房租,反之,你就随我住如何?”

 

孙翔挑眉,认真的?

 

叶修,当然。

 

孙翔:“好!”小少爷久无人陪,玩耍的心思一上来,已经把大哥的身影抛在了脑后。

 

评论 ( 7 )
热度 ( 53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