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主役【叶翔】
副役【“灵感万岁”】

[叶翔]我家翔翔食谱不太对(四)

蟲师在各处村镇与山野之间流浪,并不去人群聚集的城市。因为,蟲师一开始只是普通人,因为天生具有吸引蟲的特殊体质和看见蟲的能力,向某一位蟲师学习成为一位蟲师。学成以后,纵使结婚生子,也不会长时间留在一个地方,防止他留下的地方吸引大量的蟲来筑巢。蟲太多,对普通人也不是一件好事。

 

叶修出生京都,原本再如何吸引蟲,也可以请云集在京都的大阴阳师们为他封印特殊的体质,隔绝蟲的感应。但是自我觉醒的叶修,没有接受家里的安排,直接离家出走了。这一回,时隔八年再回到盛市京都,叶修还是那副流浪蟲师的落魄打扮,敲响了家里的大门。

 

叶修如何被家里修理了一顿不提,总算从家里挖出京都龙脉一族的秘闻。京都龙脉历代由阴阳师等异人守护着,确保皇族昌盛,长治久安。孙之氏族,就是京都大隐隐于市的贵胄之家,每一代孙家的‘光之子’都会在皇族的恭送下进入深山‘修行’,非京都大劫难之时不会归京。这一代,据说是一对兄弟,‘光之子’天生金发,自降生就会显现出明显的特征,所以并不难分辨。

 

摸清大概想知道的事,叶修潇洒地拍拍屁股走人了。但他没有直接回那座和孙家两兄弟相遇的山,而是从京都绕远路,继续自己蟲师的本行,去给沿路村镇遭遇‘虫灾’的人驱虫‘治病’。

 

作为一个蟲师,也会被蟲无差别袭击,叶修嘴上叼着常年不离身的烟,是一种喜欢捕捉同类的蟲,栖息在一种特殊的树枝上,燃烧时慢慢以肉眼可见的白烟形态逸散出来,碰到同类,会像是烟雾形成的大手抓住蟲。更容易吸引蟲的蟲师身边常常储备着大量的这种树枝或者研磨成粉状的香料,大部分蟲都能被这种特制的驱散剂驱散。

 

每一位蟲师都有各自对待蟲的态度。基本上分成两派,一派认为蟲侵入人的正常生活,给人造成了损害,必须杀死;另一派认为,蟲和人都是一样生存在世界上,是平等的生灵,蟲影响到人,同样是为了生存而已,在尽量保全双方的前提下,解决因为蟲出现的问题。

 

叶修在旅行的时候,也结交到各种心态和蟲为伍的蟲师、普通人,甚至他的身体里还养着一只名叫“银蛊”的蟲。它是什么?

 

和‘银蛊’相对应的蟲叫‘常暗’。‘常暗’出现在夜晚的路上,当你走在漆黑的路上,越走越黑的时候,就是遇上了这种蟲,它会抓住你,然后让你迷失在里面,直到你想出自己的名字,如果想不出来,也可以为自己取一个名字,但是当你说出新名字的同时,关于原本名字一切的记忆都会消失。

 

当黎明破晓的那一刻,‘银蛊’就会出现,它驱离‘常暗’。而偶然见到‘银蛊’的人,必须向它奉上一只眼睛,同时你的发色和肤色都会被掠夺,变成苍白,你剩下的一只眼睛会变成蟲的莹绿色。

 

‘银蛊’是一只非常巨大的蟲,它在漆黑的‘常暗’中游弋,散发着白光,头顶着鹿角,像是一尾鱼。

 

经常直视‘银蛊’的人,最终两只眼睛都会被吞噬,当被吞噬的人没有了双眼,整个人都会化为光点,彻底消失。

 

叶修能够在体内养着这么一尾鱼身鹿角的蟲,还是机缘巧合。

 

想起一些‘银蛊’的事,还是因为叶修落脚到一个下雪的村子。里面经常有人丢掉自己的名字,忘掉关于以前的一切。

 

叶修踩着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有人烟的地方前行。大冷天包成粽子的叶修穿着棉衣被白发苍苍、佝偻着背的村长迎回屋,坐在烧火的围炉前才缓过气。

 

村长拿着火钳夹着木柴,将烧断的木柴再立起来,方便火烧的更盛。屋子里慢慢充盈了暖暖的火光和热气,火堆上的热水壶烧开了,呼呼冒着白烟,扑腾的热水要从盖子底下扑出来。老人用厚厚的布巾盖上壶把手,向早已经放好茶叶的杯子里冲上热水,然后把两杯中的一杯移到叶修面前,“请喝茶。”

 

叶修先端起来暖了暖手,厚厚的杯壁隔绝了刚烧开的水的滚烫,变得暖热宜人。徐徐升起的热气遮住了叶修的视线,他开口吹了吹,垂直上升的热气被吹歪了腰。

 

村长和叶修一样借着茶水温暖着自己的手,却温暖不了他被黑暗包裹的心,他开口说话,沙哑年老的嗓音在静寂的雪天显得寥远:“这次请你来,是因为村子里发生了怪事,我的村子祖辈都依靠挖掘山里的煤矿卖给行脚商为生,但是三年前开始,有人晚上做工经过一片林子回来,就消失了,消失的人第二天有的会没有一只眼睛全身被白色染过一样回到村子,但是他们都忘记了自己以前的事,唯一记得的只有一个新的名字。”

 

长长一段话说完,老人喝了一口水,才继续道:“一开始,我们只是以为是回来的人在山里遇到了意外,但是后来结伴做工回来的人分别失散在路经的林子里,有的第二天像最初遭遇不详的人一样,丢掉了一只眼睛,头发变白,记忆也没了,有的人第四天才出来,还有的再也没了消息,为了防止意外波及更多的村人,我下令禁止村民进入那座林子。”

 

叶修:“那后来呢?”

 

村长握紧了杯子:“没有用,绕过了林子去矿洞做工的人,从洞里在第二天出来后,也会变成这副样子,甚至有的接二连三遇到这种事,彻底消失在矿洞里面。”

 

叶修:“那么,你想让我做什么。”

 

村长:“这种情况的人,一只眼睛里就只剩下漆黑一片,另一只眼睛都会变成莹绿色,皮肤像雪一样苍白,头发也白了,我请来一些医生给村民看病,但是看不好,有人介绍蟲师给我,所以我联系上你,希望你能调查村民变成这样的原因。”

 

叶修:“能否让我见一见这种情况的村民,我想确认一下。”

 

村长:“当然可以,请稍等。”老人像是抓住救星一样,急忙起身搁下茶杯冲出门。

 

叶修垂头看着老人那杯洒出来的茶水,静静喝了一口自己的茶水,苦涩和炒茶特有的焦味在舌尖蔓延开,一如他听到这个消息的心情,一个村子的人陆陆续续有人因为这种情况丢掉了姓名,还有更多人失去了自己的记忆和一只眼睛,多少沉重的代价,都有可能是蟲造成的,蟲师中有这么多仇视蟲的人并不是无法理解的。

 

蟲师天生具有招蟲的体质,在还没有被传授蟲师的技能前,无意识吸引来大量的蟲,在故乡筑巢,蟲又会繁衍出大量的蟲,直接造成身边人受害,以至于有幸活下来的蟲师,对蟲抱有仇恨的心理。

 

叶修检查了全身雪色的男性村民,手指撑开眼睛消失的眼皮,看到里面残留着‘银蛊’的蟲,再确认存留下来的莹绿色的眼睛,叶修放下手中的蟲镜,“我大概确定就是蟲造成的,接下来请带我去村子做工的矿洞,我需要进去看看。”

 

村长眼中蕴含希望的亮点,“真的,真是太感谢了,今天天色已晚,不如明天再出发。”

 

叶修点点头,一路赶来,他也怕到时候遇到‘常暗’会有些匆促。

 

第二天,叶修趁着黎明的时候和村民来到矿洞,一到矿洞入口,身体里的‘银蛊’就蠢蠢欲动,在村民看不到的地方,叶修的脚下蔓延出泛着白光的巨大的影子,坚硬又柔美的鹿角鱼尾游进黑暗的矿洞里,驱逐和黑暗不分彼此的‘常暗’。

 

叶修跟着‘银蛊’慢慢走进‘常暗’充斥的矿洞深处,到处都是煤矿的痕迹,这个洞穴斑驳地像大地受伤的血脉。

 

蟲栖息的地方都是自然生机最为浓郁的地方,但是这里的生机已经开始凋敝了。

 

叶修摩挲着自己的指尖,朝拿着矿灯的村民说:“回去吧,这里已经安全了。”

 

‘常暗’是无法驱离的,就算有‘银蛊’也不行,但是叶修刚刚发现回到身体里,从洞穴底部回来的‘银蛊’肚子里包裹着一团黑色的‘常暗’,这里的‘常暗’竟然选择依附在‘银蛊’的身上逃离这里!

 

叶修隐掉‘常暗’在他身上的事,把‘常暗’这种虫的特性跟村长说明了,就告辞了。在‘常暗’中丢失的记忆是无法找回的,被‘银蛊’吞噬的东西也没有办法恢复,留下的只能是悲伤的痕迹而已。

 

叶修身上带着外来的‘银蛊’,而在村子里应该还有一只本身与‘常暗’并存的‘银蛊’。叶修绕着村子走了一圈,发现那只‘银蛊’大概因为察觉不到‘常暗’的气息,先一步离开了这个村子。黑暗被光驱逐,光却追逐着黑暗,‘银蛊’和‘常暗’这两种蟲,真是奇怪的存在。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先确定在他身上‘银蛊’肚子里的‘常暗’是怎么回事!叶修忧郁地揉揉脑袋,哥真是亏大了,解决了别人的麻烦,自己惹了一个大麻烦回来。这样依赖,似乎有理由直接去见小少爷了,叶修露出一个笑容,期待地想。

 

评论 ( 2 )
热度 ( 74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