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主役【叶翔】
副役【“灵感万岁”】

[叶翔]我家翔翔食谱不太对(三)

叶修这一等,等到太阳落山,主人家两位少爷和新来的客人都还没从静室出来,那里到底有什么好呆的,能呆这么久?叶修心底的好奇心越来越活跃了。

 

叶修来的时候身上的衬衫和裤子都湿透了,住了两天自己少少的换洗衣服也因为下雨天洗了没干,只好穿了主人家借来的明紫色和服。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终于从静室里出来一个腮帮子气鼓鼓的张佳乐,和叶修一起草草扒了两口又回到静室去了。

 

叶修慢悠悠吃着白米饭,恍惚在想他似乎忘记了什么,对了他身边的一直骚扰他的蟲真的很多天没有来了。吃完饭,叶修又靠回面对着静室的走廊上,闭上眼。

 

老人说,人天生有第二层眼睑,闭眼睛的动作是第一层,要闭上第二层才能看到黑暗中的神奇景象——光河。但是,普通人已经忘记了如何去闭上第二层眼睑,他们只能看到闭上眼后似乎还能感受光的眼睑内部。

 

叶修闭上第二层眼睑,把自己投身到光河的岸边。那是一条像是银河般闪耀的带子,奔流向不知名的远方,经常注视着它的人,会丢掉自己的眼睛。叶修静下来,背对着光河,总会觉得很安宁,外界没有的祥和。所以纵使知道这里很危险,叶修也乐此不疲地进入这里。有时,也会有误入此间的小孩子,被光河的美丽迷惑,被诱惑着走入其中,一旦进入就会被同化成蟲,再也出不去。叶修这种时候通常会做个好人,叫住被光河迷住的小孩。

 

今天的光河格外的平静,似乎没什么意外会发生,正当叶修这么想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惊呼:“你怎么在这里!”

 

叶修猛然回头,看到光河里赤裸着上半身,站在重重金色荧光包围中的青年,就像遇见洛河女神的男人,恍惚间令人呼吸暂停的魅力像是蝴蝶翅膀撒下的鳞粉,中毒一般冻住了叶修的动作。

 

孙翔在静室里的光河的池子里呆的好好的,突然睁开眼被自家大哥和‘大嫂’公然秀恩爱的行为闪瞎了眼睛,立马潜入光河的另一段河面,不想再被塞进冰冷的狗粮。

 

叶修调整自己的呼吸,抬手抚摸跳动的心脏处的胸膛,带淡淡的笑意道:“你在这,我为什么不能在?”而且,叶修眯起眼,能够安全呆在光河中央,还被光河嬉戏一般缠绕包裹的小少爷,真得出现的方式让他惊讶极了。

 

孙翔可不想跟叶修闲聊太多,手划开光河,就打算再换一处。

 

叶修:“欸,原来你也是蟲师吗?”他当然知道蟲师做不到孙翔这样的程度,开口只是想激人留下,毕竟留在这里好几天的好奇心,都快让他抓耳挠腮地难受疯了。

 

孙翔果然停住了逃走的动作,露出挑衅的笑容道:“蟲师不是自诩为平衡蟲和人的媒介,我听说过的蟲师似乎都对保护蟲有很大的执念,你看我在这里在做的工作,是吃了他们。”说着,捧起光河里的一捧金色荧光倒入自己的口中。

 

孙翔却不知道,金色光河沐浴下的他无形中散发着吸引人的魅力,足以让心志不坚的成年人坠入光河,叶修没有到要自杀的地步,但也心痒难耐,恨不得代那一捧光河水,亲自吻上孙翔微张的嘴。

 

叶修走近光河几步,孙翔一惊,害怕人掉下来,往岸边走了几步。叶修若有所察,“不巧,我不是爱好蟲的那一类蟲师,在下还是为报酬充当沟通的媒介。”

 

孙翔看人停下脚步,听到这样的话,不屑的撇撇嘴。

 

叶修:“在光河里沐浴是什么感觉?”

 

孙翔抬头看向岸上的蟲师,“你自己下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叶修:“光河可是会死人的,所以,你到底是人还是蟲?是蟲将我的幻想变成的‘人’吗?”

 

孙翔:“你到底对我想了什么邪恶的事!”

 

叶修摸摸下巴:“大概是想你在哪洗澡,会不会吃下我的**,这样的事情吧。”

 

一看就是现编的,奈何‘养在深闺’的小少爷没有半分怀疑这个初次见面就调戏过他的蟲师,“你这个满脑子废料的蟲师,本少爷要让大哥明天就把你赶出去!”

 

叶修:“唉,那倒不用,明天天晴我就走了。”今晚看到小少爷的样子,他心里有大概的方向了,他更喜欢自己探究秘密,不如下一站就去京都回老家看看。

 

孙翔:“哼,算你识相。”扎进水里,像一条鲮鱼游走了。

 

叶修睁开眼,吹灭了灯笼里的火,该睡觉了。

 

第二天,送叶修出门的竟然是久不露面的孙翔。叶修背着他那大行李木箱:“小少爷终于肯踏出房门了?”

 

“哼,早点滚,不送。”虽然这么说,孙翔还在站在门口看叶修挥着手下了山。他那个混账哥哥正抱着美人‘君王不早朝’,按捺住进大哥的房间掀被子的冲动,至少给他‘大嫂’留点面子,孙翔回去补眠了。

 

评论 ( 4 )
热度 ( 81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