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主役【叶翔】
副役【“灵感万岁”】

【叶翔】叶修的战法81

在M国的婚礼结束,孙翔一行人告别了吴女士和孙父,启程回国。飞机上,张绍齐和他女朋友坐在孙翔左边,孙翔右边是叶修。叶修戴上眼罩靠在椅背上休息,孙翔拿毯子给人盖在小腹,回头对上张绍齐的搞怪的表情。

孙翔差点笑出声,压低声音问:“你女朋友睡了?”

张绍齐往后让出视线,示意孙翔看他那个和叶修同样状态的女朋友,孙翔笑道:“都一样。”

张绍齐拿手比着掐脖子,吐舌头表示恶心。

孙翔:“你不睡?”

张绍齐气声道:“嗨嗨嗨,我问你刚结婚蜜月都不度,赶着回去准备比赛的事,以后别后悔啊。”

孙翔:“度啊,不过延后,到冬歇去奥地利滑雪,你去吗?”

张绍齐睁大眼睛:“还有这种操作?去啊,大老板你请客吗?”

孙翔捶捶他胸口:“切,我的钱不是你在管,我的财政官?”

张绍齐笑笑,掸掸胸口:“一直没空问你,新婚感觉如何?”

孙翔:“你说呢?”

张绍齐:“不是,我帮你筹备婚礼,你都不给我一点评价,我心里没底啊。”

孙翔舌头舔舔牙齿内侧:“还不错。”

张绍齐:“卧槽,哥给你劳心劳力准备这么久,就得到你一句'还不错',人性呢,牲口!”

孙翔:“你又不是专业的,难不成我还能夸你很完美?”

张绍齐:“哥好歹还为你专门看了两三本书,这么损哥有意思?”

孙翔拍拍哥们的肩膀:“好了好了,你最棒,张哥最厉害!”

张绍齐抬起下巴:“哼。”

小哥俩动来动去,最近歇下来精神状态健康的叶修,补个觉也就是浅眠,很轻易就听了个全程,心里默默嘀咕,还好张绍齐不玩职业,不然哥真忍不住动手杀到他退役。当然,他也就自己诽腹个开心,赛季里孙翔成天绑在他身边,也没和张绍齐抽时间好好聊聊,爱人和稀少的好友联系朋友感情这方面叶修还是体贴地假装睡着,就默默竖起耳朵偷听!

孙翔听张绍齐提起要去玩的地方,心上顿时涌起了诸多和他一起旅游的回忆,奥地利他们也去过:“欸,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去奥地利滑雪,你从斜坡上坐着‘泳圈’滑下来,直接栽进雪堆里,拔都拔不出来,哈哈哈哈!”说着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

张绍齐:“你还说呢!要不是你喊着坡上来一张,我不给你拍照会最后失去平衡歪出轨道!”那笔直的滑雪道被张绍齐往后仰找角度摄影,重心偏到到底下直接打了个弯撞进轨道边上堆砌的雪堆里,整一个人后仰栽进去,要不是冬天穿的厚,在里面直接体验一把冰雪暴风,那酸爽!

孙翔捂着肚子和嘴:“哈哈哈哈……”

张绍齐咬牙抖起了孙翔的猛料:“欸,你难道忘了学雪橇滑雪的那次,你可直接滑脱了雪橇挂到树上去了,整个人在雪松下面被上面抖落的雪埋成雪人!”

孙翔:“我记得啊,你不在旁边还拉着人教练,让他不要过来挖我嘛,让我自己刨出来!”

张绍齐:“我那是怕你牵累无辜!”

孙翔:“是啊是啊,然后你看我边刨你边笑,笑岔气直接扯着教练从斜坡上滚下去是吧。”

张绍齐:“我那是一时不慎!你不是刚从雪堆里刨出来,走到坡顶一个脚滑直接扑街!”

孙翔:“那地方这么软,摩擦力又不大,我穿那么厚怎么平衡?”

张绍齐:“可是你直接把我和教练撞下去了!”

孙翔:“谁让你们站我身后了?”

张绍齐:“不看着你,你再摔一次脑震荡怎么办?”

孙翔:“那也要保持安全距离啊?”

张绍齐:“得了得了祖宗,就你最多事。”

孙翔:“……不是,我学会了不是滑得一级棒!教练都说我有天赋!”

张绍齐:“教练还说我可以和世界冠军比一比呢,你怎么不停教练的话慢慢滑呢?你学会以后直接进医院了你忘了吗!”

孙翔摸摸鼻子:“谁知道垂直滑雪道这么刺激,我忘了高速滑雪怎么刹车了。”

张绍齐:“我说,你带叶修去可千万别再挑战人心脏了,你赛道上摔断腿不可怕,我怕我听到你被叶修家暴打断腿!到时候,我都不知道我该骂你还是和叶修打一架?”

孙翔挑起一边的眼眉:“开玩笑,家暴?我直接家暴你信不信!”

张绍齐:“额么么么么……叶修好像醒了。”

孙翔回头一看,装睡的人心底一紧,孙翔:“他哪醒了,卧槽,张绍齐你胆肥了,敢吓我!”

张绍齐:“嘿嘿,你还说你不怕你老公,就这气势一看就矮了一截。”

孙翔:“那是我宠他,等你结婚了,有本事跟你老婆一直硬气,千万别软和,软和我就嘲笑死你!”

张绍齐:“算了,不跟你这种已婚人士谈论这个话题。”

孙翔:“切,羡慕嫉妒恨结婚啊?心里酸溜溜和人领证啊?搁我面前找什么借口?”

张绍齐:“羊习习你越来越牙尖嘴利了,简直就像‘有了老公的泼妇’。”

孙翔:“按你这形容,荣耀里说垃圾话的都是一群八大姑六大姨。”

张绍齐补充道:“叶修是‘包租婆’。”

“哈哈哈……”孙翔拍了他一巴掌,“住嘴吧你。”

张绍齐:“翔翔你真的要讲点理,修个闭口禅吧。”

“你当我扫地僧啊!”孙翔。

张绍齐:“那是不出世的高人,这还不好?”

孙翔:“那我还打不打比赛拿不拿奖金了?还扫地僧,叶修去当个还差不多。”

张绍齐挤眉弄眼:“年纪轻轻就想‘守活寡’,翔翔你刚结婚就想了结了对方,是不是太无情了?”

孙翔:“我去,跟你瞎聊,越来越没下限了!”

张绍齐摇摇头:“这哪是我的功劳,都你旁边的那位,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呀,古人诚不欺我!我以前跟你聊天,哪这么低级趣味?”

孙翔:“别忘自己脸上贴金。”

张绍齐:“我还用的着贴?你摸摸纯金哒!”

孙翔死鱼眼。

张绍齐:“你这表情就不可爱了吧,让你摸你都不肯,还不信。”

孙翔:“我……”

“孙翔,你们聊什么呢?”叶修假装刚被吵醒打断了这胡天海地地瞎侃。

孙翔:“吵醒你了,不好意思啊。”

叶修,我看你挺好意思的。

张绍齐朝叶修做了个鬼脸,不再和孙翔聊下去了。

孙翔一把拉过叶修的毯子变成双人盖的面积,朝叶修道:“你刚装睡?”

叶修眯眯眼:“我睡着了,被你们吵醒还要冤枉我啊。”

孙翔:“信你就见鬼了。”

叶修手在毯子下面摸上孙翔的手握住:“去奥地利滑雪嗯?”

孙翔:“怎么了,你怕冷还是不会滑?”

叶修:“不啊,我是想看你皮成什么样能让哥动手打断你腿……”最后的话语湮没在两人接吻的唇齿间。

评论 ( 2 )
热度 ( 49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