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主役【叶翔】
副役【“灵感万岁”】

[叶翔]接触电击

接触电击

 

(一)

叶修坐在兴欣网络会所的C区机子的座椅上,脑袋枕着靠背发呆。没错,他确实在无所事事地回忆一些有的没的,一些不确定的事。

 

从嘉世俱乐部的大门走出来,他的手一直插在口袋里,不自觉的“痉挛”,保持着奇怪的四肢感知,叶修还能镇定地安慰苏沐橙,一路冷静地走到一家网吧坐下来帮人打了一盘荣耀。叶修自己都感慨,哥还真能装。

 

第一次感受到触电的接触,真是可怕,叶修暗想。他回忆起不经意触碰到对方的手指背,闪电爆炸般的惊愕刺激从那几点几平方厘米的接触面积瞬间穿透他的手指,蔓延到整只右手,还好那只是一秒钟,叶修还能凭借多年的经验牢牢稳住自己的手,脱离接触后,不让右手颤抖一分透露自己的异样。

 

摩挲似乎残留着不久前触感的手指,叶修垂下来的眼中掩盖了深沉的思索。

 

(二)

兴欣经过六轮线下挑战赛,以一轮空一负四胜的成绩,进入挑战赛总决赛。兴欣迎来线下挑战赛第七轮,兴欣对嘉世,胜。

 

孙翔脸色阴沉地和叶修擦肩而过,根本不想给人嘲笑他第二回的机会。

 

叶修灿烂一笑却伸手拦住了他,“小朋友走这么急干什么?我们叙叙旧呗。”

 

孙翔双手插着口袋,比叶修高半个头的身高让他即使弓着背像只随时会进攻的豹子,视线也能和叶修齐平。被叶修叫住的一瞬间,孙翔就和他对上了眼,随即皱眉,属于野兽的神经让他敏锐地察觉到叶修的来者不善,但有点不一样。

 

孙翔表现的非常不耐,让周围的人都觉得叶修站在他面前很危险。

 

叶修当然也察觉到面前人就像个随时会爆发的活火山,出声安抚道:“荣耀里输输赢赢都是常事,年轻人不要这么急躁。”

 

孙翔挺起背,垂眉俯视叶修,摆出不屑一顾的姿态,终于从兜里抽出一只手垂到裤腿边:“多事儿。”

 

叶修一点不在意,忽然伸手去抓孙翔露在外那只手腕:“孙翔。”

 

孙翔本身就不耐烦,神经还在叫嚣着生人勿进,不要碰我,孙翔“啪”一声打开了叶修的手,却没想到对方第二次抓了上来,还直接失去力气般地扑向他。

 

一片惊叫中:“孙翔!”

 

“叶修!”

 

“队长你怎么了!”

 

“喂!”孙翔错愕地伸手扶住了叶修的手臂,另一只手还被人紧紧掐到手里,用力不及被一个大男人的体重往后压倒。孙翔因为生人勿近的气场,身后的队员和他都离得一臂远,直接导致他摔了个全,臀部触地,痛感一下袭上痛觉神经,孙翔暗骂:“mad!”

 

叶修被兴欣的人拉开,苏沐橙挡在叶修面前,像个护崽的母鹰:“喂,孙翔,输了比赛也不用动手伤人吧!”

 

孙翔懒得跟苏沐橙废话,她哪只眼睛看到他“动手伤人”了?孙翔看恢复正常的叶修,心里闪过某人手劲特别大还在撞进他怀里颤抖的那一瞬,抿抿唇,对叶修放狠话道:“以后别让我碰见你!”叶修直接被孙翔拉进黑名单,他可不想背上赛后“伤人”导致职业选手退役这样的丑闻。

 

孙翔直接背下黑锅带着嘉世的人走了,无疑关注这里的人对孙翔强硬的姿态负面评价更多了。

 

苏沐橙骂道:“什么人嘛!”

 

叶修拍拍苏沐橙的手:“不是他的问题,刚是我不小心。”

 

苏沐橙担心地上下看了看叶修,又撸起叶修的袖子确定人没事,才松了一口气道:“你以后别接近孙翔了,你们结仇结大了,我刚都担心孙翔直接暴起打人,你还想不想继续打比赛了!”

 

叶修缩回手,掩盖了袖中的异样:“没有的事,说结仇联赛里哪个没有仇,哥不成职业公敌了?”

 

这事就不了了而之了。

 

(三)

“怎么又是你?”孙翔不过就是到现场看了一场比赛,提前退场还在碰到叶修在抽烟,暴躁的因子瞬间溢满了心脏。

 

孙翔嫌麻烦的眼神落到叶修的眼中,他仍旧是那副笑意不减的表情,“说个事。”

 

孙翔:“我们两个有什么可说的?”

 

叶修摊开右手,白皙修长,职业选手的特征,没有什么奇怪的,孙翔视线扫描了一遍,不知道他想向他展示什么。

 

叶修:“我有病。”

 

孙翔悚然一惊,叶修他在跟我坦白什么?他们不是竞争的对手吗?就这么透露他的弱点,是什么意思?

 

叶修虚握了两下手指:“碰到你以后病发了。”

 

孙翔面部表情失调了,他不知道叶修想干什么,这是要讹上他了!

 

叶修:“你不该负责么?”

 

你不该负责么?不该负责么?该负责么?负责么?负责?孙翔脑中像是塞进了一团冰球,冻住了思维无法思考,“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叶修走近他,伸手搭上孙翔的肩膀:“负责啊,年少失聪,不会吧?”隔着衣服,叶修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指尖不安分地想要往孙翔的脖子上触碰,想要触碰雷区。

 

孙翔:“负什么责?你有病就去看啊!心脏病吧!”

 

叶修:“呵,别人看不好。”‘病原体’不在哥身上,叶修直接把手覆盖到孙翔裸露的脖颈上,酥麻的触感让孙翔脖子僵硬不敢动,叶修可比他严重多了,全身都在发抖,感觉像触电,还是雷电级别的,翔哥什么时候变成高压电了?孙翔呆呆地想。但是叶修这样还能对着他笑,孙翔寒毛倒立,整个人都想逃跑。

 

叶修收回了手,冷静地不像在讨论“生病”的问题,“你不该负责吗?”他又问了一遍。

 

孙翔往后推了半步,叶修直接抓住人的领子:“别逃啊,说个准话。”

 

孙翔:“这种不碰到就没事的病,你更加不应该接近我吧?”他又不是脑子有问题,为什么要因为这种奇怪的事和一个男人绑在一块儿。

 

叶修松开手,低下头,低声道:“你这样想么。”

 

孙翔觉得这个叶修有点诡异,他寻求安全感地往四周瞧,发现晚上的通道里,灯光不稳定地跳闪,简直像怨灵现场!翔哥这是造了什么孽,打个游戏还要碰上鬼!话说,没看到什么时候有新闻说职业圈有人猝死啊,眼前的到底是人是鬼?

 

叶修抬头看他,都不知道对面的人脑洞已经开到他不是人的地步,“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哥走了,拜拜。”

 

叶修转身,孙翔长呼一口气,叶修立马回头,孙翔憋住气,“下回见,赛场上别又输啊!”挥挥手,人带着满身烟味走了。

 

孙翔大口吸气的时候,窜进鼻腔一股留在原地的烟味,大烟枪,孙翔心里碎碎念道。

 

(四)

江波涛最近发现一件事,孙翔脖子上的金链换成了红线,偶尔一瞥看到上面挂了一个观音:“欸——小孙最近吃斋念佛,修身养性了?”

 

孙翔转头对副队:“没有,我辟邪。”

 

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江波涛边上:“唔,换了?”

 

江波涛:“职业圈还有鬼吗?你不会指叶秋,不,叶修前辈吧。”说着摇摇头觉得孙翔心理阴影太重了。

 

孙翔头顶黑线,“他有病,你知道吗!”

 

江波涛惊讶道:“这我还真不知道,职业伤病吗?哪啊?”职业病很正常啊,特别是像韩文清、叶修这样的老将,打久了太拼总会有点后遗症。

 

孙翔:“算了,和你说了也没用。”转过头不理会副队长的骚扰。

 

江波涛隔着战队椅背撑着孙翔的肩膀:“说说呗,勾起我的好奇心了,孙翔。”

 

孙翔转身指指心脏的部位,一言不发又转回去。

 

“他说叶修心脏(zang)。”周泽楷不确定地补充了一句:“是吗?”

 

江波涛以为孙翔被叶修的战术搞出心理阴影了,才说叶修有病,肯定了队长的说法,朝队长点点头,痛惜地按按孙翔的肩膀,“孙翔,比赛加油!”

 

周泽楷也拍拍他:“加油!”

 

“加油什么?”孙翔不明所以地回问道,“唉,不是,队长副队你们俩什么表情?说清楚啊,别走!”

 

江波涛推着周泽楷小跑走了。

 

孙翔拉拉脖子下面的观音玉:“真是被气死了!”想想都不开心,玉观音也不想戴了,撤下脖子上的东西拉开抽屉扔了进去。

 

后来抽屉里的观音玉被快递到了叶修手上,打开盒子看到好好呆在红盒子软垫上的玉石,叶修挑眉:“不就吓了他一回吗,真拿哥当鬼啊?”

 

苏沐橙:“自言自语什么?”

 

陈果:“唉,谁给你寄来的东西,呦呵还是观音玉,小贵啊这礼物!”

 

叶修扔了盒子,红绳缠在手上在众人眼前晃晃:“小朋友送的。”

 

“小朋友?”众人异口同声道。

 

“嗯啊。”叶修确定的点点头。

 

魏琛:“女朋友就女朋友,还‘小朋友’,叶修你什么时候这么含蓄了?”

 

叶修:“现在啊。”

 

魏琛:“切!”

 

叶修:“真不是女朋友。”

 

苏沐橙:“那是谁?说起来我还真没看见哪位妹子在你身边晃很久。”

 

兴欣的人视线都集中到了苏沐橙身上,苏沐橙:“你们看什么?我先声明,叶修不在我后宫名单里面。”

 

霸气!战队里的人都给苏沐橙一个赞赏的眼神和大拇指。

 

叶修看他们调侃自己,“人呢你们都认识,是谁呢,抱歉,保密。”

 

“切~”众人不屑地散开。

 

(五)

等到轮回和兴欣的人打了照面,发现自家王牌曾经带的玉石坠子挂到了兴欣队长的脖子上,表情就很诡异了。

 

孙翔当然也看到了,东西都是他送的,他觉得叶修中邪了,好心给人送个观音像驱驱邪,怎么了?孙翔很坦然。

 

叶修直言道:“谢谢你的挂坠啊,挂着还挺舒服的。”这话一出,兴欣的人都惊掉了下巴,是不是哪里搞错了,这两个就算不是生死大仇,也没有好到互送贵重物品的程度吧?

 

孙翔可有可无的点点头。

 

这承认“私情”的架势太干脆,两个战队之间一瞬间都沉默了。

 

叶修:“唉,希望你们这次比赛可别输了啊。”

 

孙翔:“担心你自己吧!”

 

各归各位,比赛开始。

 

当然,轮回还没有到要被一支新战队见面就压着打的程度,这一场比赛,轮回胜。然而就擂台赛上的单对单,孙翔没碰上叶修,很遗憾地守完擂台下场。

 

场下又聚头的两支战队,赛后握手。叶修挤到孙翔面前伸出手,一点也不真心地说了句:“有点遗憾啊,没碰上。”

 

孙翔对叶修说的话有点不爽,好像是两人约战他却被放了鸽子还被骂傻子一样,不情不愿地握上叶修的手。两人指尖交错的一刹那,孙翔感觉雷火击石的剧痛袭上保养良好的手指和掌心,半边身子都麻痹的痛感,让他瞬间软了腿弯跪了下去。

 

“孙翔!”轮回的人急忙上前去搀扶,但是最快的还是孙翔对面的叶修,搂住人的腰,半跪着托到了地上。

 

江波涛第二近,他伸手去拉孙翔的手臂,碰到了皮肤,被电到的触感一下子弹开了他的手。周泽楷随时关注着身边的副队,看孙翔被叶修完好地抱住了,伸手去拉江波涛的手,问:“怎么了?”

 

江波涛惊讶地说:“感觉被电了一下。”

 

周泽楷皱眉,摩挲着副队长的指尖。

 

两支战队包围的中心,叶修抱着半天才找回魂的孙翔,听到了这么一句话:“mad,你可没说你的病会传染!”就孙翔被麻痹后的感知,说话的声调都不高,也只有叶修贴的这么近才听得到。

 

叶修:“嗯,我可以负责。”

 

因为有江波涛的亲身作证,这次意外被归结到孙翔对静电特别敏感上去了。这么一来,有人就感慨:叶修和孙翔真的是同极相斥,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叶修本人倒是不在意这种说法,反而兴致勃勃地和孙翔研究“接触性”的问题。他发现一件很神奇的事,就是被孙翔接触过后,猛烈的电击感后一段时间内他的手指灵活性和触感都提升了一倍,叶修有点充电想把人绑在身边当“充电宝”。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了,孙翔比叶修的受益更加明显,周泽楷作为搭档清晰的看到了孙翔手速的提高,爆发的持续时间越来越长,跟江波涛说:“孙翔的成长很快。”

 

江波涛诡异地摩挲着下巴回了一句:“我感觉是叶修前辈的功劳。”

 

周泽楷无奈地拉过自己的副队,“不准想别的男人,前辈也不行。”

 

江波涛微笑了一下,“要不我们也试试看能不能‘电一下’?”

 

周泽楷:“叶修前辈不也说,意外吗。”

 

江波涛竖起食指放在嘴上摇了摇:“意外就是无数的巧合,巧合是可以制造的。”

 

周泽楷:“你成天都在想什么?”

 

江波涛低头快速地贴着队长的唇角吻了一下:“想怎么和队长培养感情啊。”

 

周泽楷很轻易就被哄开心了陪着副队研究怎么触电。

 

 

 

 

 

 

 

 

 

 

 

————————————————————————

你们大概都猜不到我原来想写什么,因为离题(原来的标题都不是这个)离得厉害……每次写完我都要认真在心里默念“作者写完了文,文就不属于作者了。安息吧,作者。”

 

自我放飞了,一发完。

 

 

评论 ( 5 )
热度 ( 171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