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主役【叶翔】
副役【“灵感万岁”】

叶修的战法67

晚上,嘉世俱乐部在龙翔大酒店包了四海厅庆祝首胜。

 

龙翔大酒店临近西湖南山街,远离北山街和西湖东边的繁华街市,有地处低山林间特有的清幽,名字和装修风格虽然仍旧是俗气的金碧辉煌,但是这里隔音的包厢和窗外一眼望去碧翠,特别适合年轻人聚会。

 

绿荫环抱的酒店外面隔了很远才是街道,当你吃得肚子鼓鼓、满面红光,走出门扑面而来的不是城市特有的闷热,而是林间清冷的空气,可以循着山路慢慢散步着下山,聊聊饭桌上未尽的话题,顺便消消食。

 

孙翔和张绍齐请齐了嘉世的战队、技术组、新闻组、公关组、运营组、后勤组和训练营里的菁英后辈,一起为嘉世闯进季后赛的第一轮胜利庆祝。之前,为了紧张的备战,张绍齐跟孙翔提了聚会打气的事,叶修没同意。直到现在,该做的预习功课也在季后赛正式开始前做得很充分了,季后赛开门大吉,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张绍齐撺掇孙翔再跟叶修提一次,叶修松口赞成了庆功的提议。

 

到了饭桌上,叶修坐在孙翔右边,死党张绍齐现合伙经营人坐孙翔左边,孙翔这个嘉世大老板不说话,左右两位“哼哈二将”已经一人一句,炒热现场的气氛。

 

张绍齐:“今年我们嘉世一路凯歌冲进季后赛的大门,靠的是在座每一位的辛苦努力!不管是我们俱乐部的职业选手大神们,还是俱乐部辛勤奉献的每一位员工,我代表大老板敬大家一杯!大家随意啊,毕竟我们大老板也不能喝,就不强制大家回敬了哈!”说着自己被逗笑了,一口干了一指高玻璃杯里的啤酒,喝完还朝空中碰了碰杯子。

 

场子里叫好的声音轰的一声给张绍齐鼓劲,大家脸上都带上喜悦的笑容,这就开宴了。不过别的桌能开,孙翔这一桌汇聚了战队组的饭桌上,可还等着另一位发言说点什么,不然这饭总觉得有千斤重,筷子夹不起,吞进肚子也沉甸甸不够轻快。

 

那么,能给嘉世战队的正选如此大的压力的除了叶修还有谁呢?叶修浑然不觉地提着筷子,挑了一块鱼背上没刺的大块鲜肉夹到孙翔碗里,自己还悠哉悠哉地夹了一个鱼丸,对全桌人盯着他的热辣视线视于无物。

 

孙翔环顾饭桌上,苏沐橙的微笑,魏琛的吞云吐雾,Angelo和Eden拿着两双筷子磕磕碰碰一定要夹同一盘里的同一筷子菜,苗恩瑜的催促眼神……老神在在地伸手拨动玻璃转盘,一壶装在玻璃水壶里的大麦茶停在了他的面前。

 

孙翔拿过叶修配套餐盘的玻璃杯,他们职业选手能不碰酒精就不碰,饮料饭桌上倒有蓝莓果汁、椰汁之类的,叶修不感兴趣,杯子现在还是空的,所以等他倒了一杯七分满浅黄的麦茶准备搁到叶修手边提醒他说句话的时候,叶修没等他把被子触到桌子上,伸手就接住了孙翔用食指和大拇指扣住的玻璃杯。翔一松手,杯子里的水晃都没晃稳稳拿在叶修手上。

 

叶修喝了一小口,试试温度和口感,方才抬起头望向紧紧看着他不放的众人:“喝个水有那么好看吗?盯着我不吃菜就饱了?”

 

一阵碗筷交击碰撞的声音响起,桌上的职业选手纷纷拿起筷子动手吃起来。叶修又把杯子凑到嘴边,一直喝到只剩两分底,他的腹稿才像刚刚打好一般,不急不忙地说出口:“第一场比赛——”

 

听到叶修要点评季后赛他们的发挥,有份的人后颈都绷紧了,准备接受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

 

“大家表现都不错,继续保持。”叶修歇了一大口气才平平淡淡说出肯定的话,差点没让等着凌迟的一堆人惊岔气。

 

叶修眯眯眼,语气一转又说道:“不过——”

 

听到领队话锋调转的人心情仿佛坐过山车,一上一下贼刺激!不过什么啊,大佬——

 

叶修喝完剩下的水,玻璃杯碰到桌面上发出“咯噔”一声,“今天这一顿可别是最后的晚餐,诸位且行且珍惜。”

 

这威胁的话也能说得轻描淡写的,叶神你家里人还好吗?孙翔表示不好也可以回房解决,所以就叶修这一“惊”一“炸”的说话方式,孙翔还接受挺良好。

 

孙翔拎起叶修的杯子又给人倒回了原来的水位,叶修朝他侧看,眼神有点嫌弃:“哥还没吃饱饭,孙翔你倒水倒个不停,想哥喝一肚子水回去吗?”

 

孙翔想搁桌上的玻璃杯瞬间调转了方向,又抬起放到自己嘴边一口气灌下去,你不喝我喝!消火!

 

叶修看孙翔赌气的行为,笑容一展,“喝水都要同一个杯子,嗯?”

 

孙翔拿着空杯子,拒绝和叶修交流。

 

张绍齐一旁一边给孙翔倒果汁,一边劝道:“翔翔,喝葡萄汁开胃!”

 

孙翔顿时绝情地把叶修撇后脑勺后面去,接过死党的饮料,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废话,再喝下去,他才是真不要吃饭,光喝水就饱了。

 

叶修还在笑,眼神在琳琅满目的菜肴上来回打转,还是落到那道被夹走了一块鱼背的红烧鱼上,孙翔最爱吃鱼虾蟹,偏偏除了虾,吃鱼不会挑刺,吃蟹容易扎手,总之一个字“烦”。鱼虾蟹凑一块,再营养也是寒凉的食物,叶修也不纵着帮他吃,孙翔幼时长居凉气幽幽的山庄别墅,体质本身就不受寒凉,上次跑老中医那看身体,还被嘱咐少吃大鱼大腥的菜,故而刚叶修夹了一大块鱼肉就没再动过手。

 

要哄好情人,还是得“助纣为虐”啊,叶修心里感叹,筷子诚实地伸向红烧鱼,又给挑刺又给放孙翔碗里,好声好气地哄人:“呐,你最爱吃的鱼肉,红烧的。”

 

孙翔看他一眼,视线里写着:算你识相。

 

叶修哭笑不得,小祖宗想吃鱼也不用拐着弯借题发挥,真想吃他还能禁你食不成。孙翔倒不是真的刚开始就想叶修帮他挑刺,但是他还真就是不敢碰那道红烧鱼,不会挑刺却爱吃鱼的人,每一回尝试都以被鱼刺卡住喉咙赌咒发誓下次再不吃鱼了,闻到鱼肉鲜美的味道,口水分泌还是忍不住想吃,只能每次曲线救国想方设法挑刺再吃,叶修不就是现成的劳动力吗。

 

这一开二次门,叶修也刹不住喂孙翔吃鱼的手,这一投喂,桌上其他人都聪明地不去碰那道红烧鱼,叶修纵着,战队其他人宠着,一整条红烧鱼都进孙翔肚子了。孙翔心满意足地喝着葡萄汁去腥味,叶修桌前一盘白白的鱼骨架和一堆鱼刺小丘,汤汁都给孙翔拌饭吃了。

 

魏琛看叶修和孙翔秀恩爱,看看鱼骨再看看孙翔,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要不要再叫一盘鱼,我看孙翔还没吃够啊!”

 

叶修轻瞥他一眼,警告的意思不言而喻。

 

魏琛讪讪转移了视线。

 

不过这第二盘鱼嘛还是上了结账的单子,孙翔打包新鲜的鱼回去喂猫。

 

 

 

 

评论 ( 11 )
热度 ( 35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